凯发k8ag旗舰厅

歡迎光臨中國 ? 鐘山信息網,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文藝長廊>> 社科博覽>>正文內容
分享到:
  

一座璀璨的古村落

——石龍鎮源頭書法村印象

作者:鐘人木 來源:本站原創發布日期:2019-05-20 09:05:37點擊數:

石龍鎮源頭村,離鐘山縣城城區15公里,該村是一個素有“文化村”、“書法村”的美譽的傳統古村落。目前村寨常住人口有1600人,該村座落在長山嶺腳下一片臺地上,民居村南有一大橫塘,民居周圍種滿古樟及古榕樹,屬亞熱帶,雨量充沛,光照充足,樹木蒼勁蔥蘢,所在村莊三面為稻田,稻田一年兩糙,村落背依松樹林,橫塘、曬谷坪、田地、河流,是一座典型的南方古村落布局的村莊。村落的格局以九棟古民居為核心呈現中軸對稱關系,基本由風水塘、門樓、廳堂、橫屋、廊、房、天井、曬坪等附屬建筑組合而成。村民們一手拿鋤,一手執筆,揮毫潑墨,因此有了“書法村”的美譽。

村中建筑大多為明清時期建筑,青磚青瓦,磚木結構,院落與干欄式結合結構,硬山式頂,凸字型風火墻,整體保存相對集中、完整。部分石門框雕刻花草對聯,縱排多列,多座多戶相連,布局講究規劃。外看有徽派建筑風格。這些老房子有防盜防潮設施,可謂用心良苦。村民勤勞善良,自古以來人才輩出,村東門樓上所寫的“廣文第”三字足可說明該村的文化內涵,2013年廣西壯族自治區文聯定該村為書法文藝村。中央電視臺第四頻道《遠方的家》欄目組于2013年冬對村子進行拍攝采訪錄制。

該村明初自南京珠璣巷遷徙到富川江頭寨,不久又搬遷到鐘山縣石龍鎮中山嶺居住,當時世事滄桑,盜賊四起,后輾轉源頭鞏、木橋頭、栗木寨定居傳至十一世祖鳴讃公。后因家業變大,又見源頭村山青水秀,景色宜人,前有案臺水聚天心,后有靠山,是一塊風水寶地,鳴讃公便搬遷至此定居。為了繼承祖宗遺志,紀念鳴讃公的開村立寨之功,每年農歷十月二十一日鳴讃公生辰之日,便定為該村傳統節目。

古村落呈南北走向,依山而建。村落有自己的繁榮史,現存古村落主要是鐘士元家族的9座大屋。鐘士元,清乾隆二年(1737)生,清嘉慶二十四年(1819)卒,享年82歲。生育有2個兒子,5個孫子。在源頭寨共建有9座大房子,這9座房屋建筑設計、面積、方位完全相同,至今基本保存完好。鐘士元并非大財主,但為什么能夠建造起9座大屋呢?據鐘氏后人傳說:鐘士元的夫人黃氏,外家在羊頭鎮,家里很有錢,共有三姐妹,鐘士元的夫人排行老三。每次回娘家時,娘家人都送給三姐妹一些財物,而每次送的財物價值都不同,按照習俗,每次選取財物時,都依次由大姐、二姐先選剩下的才是老三的。父親看在限里,痛在心上,有一次回娘家時,父親準備了三擔財物:一擔是大米,一擔是谷子,另外一擔是谷糠。大姐選了大米,二姐選了谷子,老三呢,自然只剩下一擔谷糠了。老三黃氏挑著擔子回家,因為路途較遠,擔子太沉重,在翻越山嶺時,累得汗流俠背,連氣都喘不過來,干脆丟棄在山嶺上。回到家時,鐘士元見妻子兩手空空,以前每次回外家時都有財物帶回來,這次怎么沒有了呢,他問妻子緣由。黃氏說,一擔谷糠,太沉重挑不回來,丟在山嶺上了。鐘士元覺得奇怪,一擔谷糠嘛,有那么沉重嗎?他快步跑上山嶺,把那擔谷糠挑了回來。回家后翻開一看,谷糠下面全部是黃燦燦的銀子,原來父母送給老三的是一擔銀子呵!

鐘士元用外家送的這些銀子建造了9棟大屋宅第,故此成就了這一頗具藝術的精華建筑群。這些房屋的轉角處,都用一整塊大石頭鑲嵌著。如此建造,也許是為了利用巖石的整體性和堅硬度以防被撞擊,也許是為了提升房屋建造的美感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值得稱道的是,每塊屋角巨石大都經過了人工精心雕刻。上面有雕著各色各樣的花卉圖案的,也有飛禽走獸、民間故事等等。內容各異,精彩紛呈,卻又絕無雷同。其精美程度,可與今日的電腦雕刻相媲美,真的讓人驚嘆不已!每棟房子堂屋大門的正上方均安裝著兩顆圓型木墩,像是龍頭的一雙眼睛,上面有風水八卦圖案,也有福祿壽喜等文字及花卉雕刻。門楣上方有刻著龍鳳呈祥圖案的,也有雕刻花鳥魚蟲的。或是對聯,或是意境的表達,書法遒勁有力、各種字體運筆講究,真的美不勝收。許多房子的屋檐下,還用各色顏料進行彩繪,把民間故事和傳說,以彩繪的形式用畫筆精心描繪出來。這不僅僅是一種美的展示,同時也是這個村寨具備的一種文化傳承和積淀!

書法是該村古民居建造的一大特色。每座古民居的大門口都能看到書寫在墻上或雕刻在石柱上的對聯,在堂屋大門兩側及窗臺上方,都有先人自己留下的墨寶,或是對聯,或是意境的表達,書法遒勁有力、各種字體運筆講究,美不勝收。其載體有石刻、磚雕、油漆,內容有家訓格言、寫景楹聯、名人警句;書體有篆、隸、行、楷、草, 一應俱全;雖歷經歲月的洗禮,有些己斑駁難以辯認,卻依然透露著那些不變的雅致。走進古民居,品讀這些書法,猶如走進了書法的大觀園, 同時也是呈現古民居書法和古民居的一種完美融合。這不僅僅是一種美的展示,也是這個村寨具備的一種文化傳承和積淀。

石龍古橋是該村重要的出入通道,始建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光緒四年(1878年)重建,全長40米,寬5.2米,高12米,正拱跨度14米。橋兩端望柱外側分別陰刻著“龍蟠東水”、“石鎖珠江”八個雄健橫聯大字,這八個大字據說是200多年前一位12歲的神童書寫的,他的名字叫鐘家文,就是源頭村人。他當時年紀不大,膽子小。還是他老爸背他出石龍橋現場寫好后,才讓人刻到橋上的。

為什么源頭村的村民如此鐘愛書法藝術?主要是他們秉承了耕讀傳家的優良傳統,忙時鋤禾耕地,閑時揮毫潑墨。一手握鋤農耕,一手揮毫潑墨,這個傳統已經有200多年。從村中的人文古跡隨處可以看到祖輩的書法精髓及內涵。源頭村村民酷愛書法,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書法群體,從幾歲的孩童到耄耋長者,都喜愛書法。全村有50多名農民“書法家”,其中有20多人還是市縣書法協會會員。村民們的書法各式各樣,行書、草書、隸書、楷書、篆書各有千秋,有些甚至自得一體。值得一提的該村門樓上寫了三個大字“廣文第”。按照常規,一般村子的門樓都是以姓氏來寫堂號,但是這個村的門樓不是寫堂號,為什么寫這個廣文第?據說是在清朝的時候,因為這個村出的文人比較多,所以朝廷就把它敕封為廣文第,意思是說該村出的文人多,分布比較廣泛。

提起書法,源頭村全村男女老少都會談起“鐘毓祐”。從源頭村走出去的鐘毓祐,現在是國際書畫學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美術家協會廣西分會理事、會員,廣西群眾文化學會會員,賀州市音樂家協會會員,鐘山縣書畫協會主席。他是一位集書法、繪畫、音樂才華于一身的三棲藝術家。他的作品多次在國內國際書法比賽中獲得獎項。十幾年來,在鐘毓祐的發動和教授下,源頭村村民練習書法蔚然成風,村民的書法作品也在自治區和賀州市書法比賽中屢獲嘉獎。

如今,走進“書法藝術村”石龍鎮源頭村,一股翰墨飄香的文化氛圍便彌漫開來。村民們每到農閑或者逢年過節時都會來到村里的文化室練習寫書法。老年人茶余飯后,中年人忙完農活,孩子們做完作業,總要很自然的擺上筆墨紙硯練習書法,整村洋溢著濃濃的文化氛圍。

書法陶冶了源頭村村民的情操。豐富的村級文化活動,活躍了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男女老少一有空就練書法,有的一家三代都練書法,他們自娛自樂,求知、求技、求富、求樂。講文化涵養、講思想道德、講文明素質,成為源頭村人的追求和理念。在物欲橫流,追名逐利,生活節奏日漸加快的今天,一個村能堅守這樣的文化追求實在難能可貴。

百年樟木林立村口,古榕樹枝葉茂盛,青石板路在細雨中更顯得別有一番韻味。這個被譽為“書法村”的源頭村,展現在人們面前的先是一襲濃郁的文化清風。勿用言語,無需表達,就能用心靈去感受這獨特的文化氣氛;不用說書法,厚重的人文景觀就可以帶人進入一個書法與古村落融合在一起的村落。

在書法村感受最深的是古老村落里對文化的守望和堅持。他們用手中的筆書寫對新生活的向往和期盼。一幅幅剛勁雄渾的種字體,一對對溫馨吉祥的春聯都透著村里人那明明白白的期盼。每一個春耕秋收,每一個年末歲尾那顆粒滿倉,六畜興旺,五谷豐登的豐收景象就會在村民的筆下展現得淋漓盡致。他們是在練習書法,也在表達對生活的深深熱愛,對新時代的美麗書寫。

短亭長廊,品茗飲酒,也許沒有美味佳肴,享受的卻是份悠然山巔樓頂的是一份曠然。森林河流,村藩人家,可能并不奢侈繁華,卻能流露出自然的氣息,人文的本真。不修飾,不奢華,一切自然,這應該是我們追求的最佳境界。

打印文章
凯发k8ag旗舰厅